葉星生,中國美術界的巨擘,其作品多次參加國內外展出,并獲得各類重大獎項,IBC終身成就獎、中國文化遺產保護十大杰出人物、亞洲藝術創新獎等如數家珍。早期被媒體稱為 “文化三棲動物”,以畫家的眼光來搞收藏,收藏品做研究,而研究的成果滋養和提升繪畫,三者相輔相成,循序漸進,終而成就了這位國之巨擘,民族匠魂。
  葉星生大師
  “國之巨擘·民族匠魂——葉星生60年藝術成就展”于2021年4月17-30日在武漢盛世收藏藝術中心免費開放。現場展出了葉星生中國布面重彩系列彩墨國畫代表作,西藏壁畫以及佛像拓繪等150件藝術精品,為大家帶來一場藝術與文化盛宴。

  《珠峰疊彩》

  《納木情深》

  《雅江春早》

  《羌塘牧歌》

  《林海果園》

  《龍潭金秋》

  葉星生與恩師西洛老人
  13歲入藏,從此葉星生開始了與西藏的不解之緣。入藏前,葉星生跟隨同住一個院子的著名畫家張大千的同門師兄馮灌父老人學畫,深受繪畫藝術熏陶。進藏后,葉星生跟著學校美術教師原十世班禪的“宮庭”畫師、“勉薩畫派”的第六代傳人西洛學畫,帶入西藏藝術的寶殿。1981-1985年在大會堂創作期間,結識國畫大師李苦禪老人,受其指導與點撥。李苦禪大師更對葉星生西藏傳統繪畫的傳承與創新提出希望,并為其題字“布宮彩筆,藏派丹青,前途無量”。

  葉星生不負眾望。1979年的布畫《賽牦牛》獲建國30周年全國美展二等獎,被中國美術館收藏。80年代,他的布畫《藏風》、《極地》、《高原之歌》等系列作品被送去日本和南美展出并獲獎。1980年起,葉星生代表西藏為國家藝術殿堂西藏廳設計創作《扎西德勒》等七幅大型壁畫,被視為“西藏壁畫創作新的里程碑”。2011年設計《西藏和平解放60周年》郵票,被譽為“國家名片”,同時他還是中國布面重彩畫的創始人。

  首幅布面重彩畫《賽牦牛》,獲西藏美展一等獎,建國30周年全國美展二等獎,并被中國美術館收藏。

  葉星生創作的西藏自治區和平解放六十周年紀念郵票

  葉星生與他的收藏品
  除了對藝術的用心追求,葉星生在收藏上的“不務正業”也讓人津津樂道。1999年,葉星生將自己收藏多年的2300件西藏文物藝術品,捐贈給了西藏博物館。西藏自治區政府如此評價:“葉星生先生的收藏品是無法用金錢來估量其價值的西藏文化瑰寶。”
  除此之外,葉星生將自己收藏十年之久的一級文物“色拉馬頭明王珍珠堆修唐卡”捐回色拉寺,而受到拉薩色拉、哲蚌、甘丹、大召、小召、下密院、倉姑寺等七大寺廟,480位高僧聯合“祝頌”并授予“色拉大乘洲·群則”法位,從而成為西藏歷史上獲此殊榮的首位漢族人。
  葉星生在“搶救民間藝術,弘揚藏族文化”上的建樹,與他近50年深耕藏族文化研究關系極大。
  他對唐卡、壁畫、國畫、拓繪如數家珍,在對藏文化保護和傳承的路上不斷探索創新。他使用拓繪技術,將收藏的歷代木雕印板、瑪尼石刻拓片與繪畫藝術融為一體,為解讀西藏文化找到了一種新的語言。通過使用宣紙或皮紙,將傳統的石雕、木刻用多種方式拓印,在根據內容需要,用筆墨五彩繪制成行,加上書法和金石的應用,從而將藏漢文化相輔相成。
  葉星生創作的《江山瑞祥》,拓印元代雕刻文物,以原人物為中心,進行創作。
  藏族文化藝術中重要的組成部分——西藏壁畫,但古老的壁畫有的已經斑駁不堪,更有的幾近消失,葉星生在保護傳承的基礎上進行了發展創新,毅然扛起拯救西藏壁畫藝術的大旗,讓這些文化遺跡以另一種形式傳承下來。
  作品《阿彌陀佛》,參照西藏夏魯寺壁畫創作,在保護傳承同時進行了創新。
  這位少年成才的畫家、收藏家、藏學家,他對自己成名與否,有多大知名度并不熱衷,反而投身于自己的藝術創作、收藏和對西藏文化遺產的搶救與保護中。當梳理他的藝術成就時,我們會發現“國寶大師”非他莫屬。(圖文/廉堯)